您现在的位置: 桐城资讯网 >> 桐城文化 >> 桐城人 >> 正文

张聪贤 法制范例的炮制者
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8-8 【字号:  

  我游移的目光在一行文字上定住,窗外的春天忽明忽暗,春潮的气息在无可触摸处翻腾。

  “数年之后,苍龙河堤高河直,水患根除,老灾窝变成了麦粮川,当地百姓为感激张聪贤治水之恩,改称苍龙河为‘张公河’”我觉得这是一段赛过佳肴珍馔的最美的文字,它比一切有形的奖赏都要高贵和永恒。一个人活过一世,无论飞短流长的是什么,还有比这样的评价更精彩绝伦的吗?

  我因此要感谢苍龙河,苍龙河见证的是民本思想的永存和民心所向,见证的是历史和被历史泥沙永远埋没不掉的人物,每一个人在历史和时间的长河里都是细小的微尘,从某种角度看,历史,时间,河流,正是同一种意义指向中的三个同义词。它们以不同的形态做到了殊途同归的唯一。人是物非时,一切都无可挽留时,要寻觅更为永恒的载体,苍龙河就是最好的物象,它再次把无影无踪的张聪贤呼唤了回来。

  苍龙河是长安县境内的一条担负灌溉任务的河流,可是地处偏僻的穷县,常年失修,造成水土严重流失,一到雨季便泛滥成灾,造成两岸农田颗粒无收,张聪贤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痛下决心治愈这条河,变害为利。他带着随从,赴苍龙河考察,有人去告状,因一时无人受理案子被上司责怪,张知县确实认死理儿,话说的真不那么体面:“民生无着,争讼难平,为政岂能本未倒置?”他也确实没有分身术,既要去守大堂,又要下河堤,事必躬亲,有事的人多少要被挑出些毛病来,没事的人闲着还能挑别人的刺。自古就是这个样子的,所以不足为怪,好在也没有被事兜着什么的负担,虽然有人上堂击了鼓,事还是过去了,没有记者追问。这就是中国特色。张聪贤忙在一时,也忙在正道上,法治,也要看轻重缓急嘛,修河事情正当紧,状告者自然也要理解,河不修,水不治,错过了,汛期一涝一灌,遭殃的人会更多。不过。这事理中也确实暴露了权与法谁大谁小的困惑问题,有了这样的特色制度下的产物,也不能苛责张进士,当年科举选才,他可是按清朝的章法来的。

  这个一身臭汗,脚裹泥泞砂土的读书人,封建官员,小小的知县,七品芝麻官尚不足,在苍龙河堤上奔走起来倒真的虎虎生风。

  他从此立下规矩:

  每年二月县官、士卒,在冬闲日与沿河村民一道修河堤,筑河坝,扛泥砂,疏河道。此为筑堤月,现在的什么“突击月”、“宣传月”、“活动周”看来都算不上什么新鲜玩意了。前面有了“筑堤月”,让一切这样的东施效颦之举暗淡无光,画虎类犬。败味!张知县懂得更率先士卒的重要,所以我们今天大有必要的重复,反被定义为强调,也不是什么新鲜事物,他将河道最远的一段划为官吏们的劳动任务,这个深藏在时间中的细节令人心生敬畏,赤子情怀是发自腑肺和灵魂的,他当然不是“无法无天”的官员,他懂得如何改进工作,科学规范,每逢二月,审理案件规定开审前五天为候审期,期内原被告双方先挑河筑堤,取得河吏签证后才能上大堂听侯判决。这不是最好的灵活工作法?吾以为这是当今在科学发展观指导下的最古老的例子,也是能找得到的、最好的地方性法规的雏形,是灵活处理权与法关系的最佳范例,并且运行机制非常有效,否则没有后来的“堤高河直,水患根除,老灾窝变成麦粮川”的盛景了。

  张公治水,倒也是从长计议,深谋远虑,颇富“创新”精神,这样的能臣,不仅是国家之幸,更是黎民之福。

分享到:

责任编辑: 一苇过江

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】【复制地址】【论坛讨论

北京赛车pk10计划 北京赛车pk10开奖 北京赛车pk10计划 北京赛车pk10计划 北京赛车 天音彩票平台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 天游彩票开户注册网 北京赛车pk10计划